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军人风采十九侦察兵的故事原创节能

2020-10-24 来源:

《军人风采》十九「侦察兵的故事」(原创)

杨玉珍(上图)生于1960年3月,毕业于山西大学汉语言本科,当兵时在28军84师宣传队,后到84师医院工作,从部队回地方后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

向元兵(上图)生于1966年2月,省达州市达川区麻柳镇人,1983年10月入伍,1990退伍后在粮食部门工作,2002年改制下岗,现在一个改制的粮食储备库工作。

侦察队员在前线猫耳洞军校培训期间,团机关及战区首长一起合影留念。

感动是春风吹拂下冰封已久的慢慢融化的小河;感动是白茫茫的雪地里一株傲然挺立、暗香浮动的红梅;感动是浓密的丛林中汩汩流淌的一泓清泉;感动是无边的暗夜里那一轮如钩的月亮。我又一次被向元兵弟弟的文章所感动,忍不住借助美篇这个人性化的平台来此故事。其实元兵弟弟开始是先把这篇文章发给我让我的,但是由于我爱人身体不好住院需要照顾,再加之不知道什么人使坏投诉我,使我的号进入审核状态的缘故,心情跌倒了低谷,所以没有及时此故事。但是当我在美篇平台热点栏目看到元兵弟弟的此故事后,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个故事是我写《军人风采》以来最感动人的故事,故再一次的。

向元兵专程到时任团长的徐富田在成都的家中拜访,向老首长讨教文中的军事术语,查阅和询问相关数据、图片、作战日记等。

侦察兵的故事。

35年前,在那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年代,我满怀激情和报国之心光荣入伍,来到南充38师成为一名神圣自豪的战士。军情就是命令,战士随时准备着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奉军委命令,步兵第37师和38师的112团,集团军地炮旅和工兵团接替27军,赴老山战区参加第5批轮战。38师112团接替27军老山战区东山主80师的全部步兵阵地。一切都在悄悄进行,一切又是迅速传达,我们每一个战士感觉突然长大了,为肩上扛着祖国的而热血沸腾。

向元兵受到徐富田团长夫妇的盛情款待!

我们当时的112团代表38师在老山战区东山主独挡一面,接收的是一个甲种步兵师的阵地,并且军委明确要求,只能打胜仗,且要打漂亮仗,要彰显一个大国野战军王牌之师、威武之师的雄风,达到游刃有余的作战境界。时任112团团长的徐富田身感重大。由于团长是38师侦察连当兵出身,任过侦察班长、侦察排长,79年还击战任38师作训参谋,主管作战。他基于种种考虑和他自身带兵的经验,以及对侦察兵的偏爱,在出征前,向师首长提出了要在师部抽调他自己喜欢的几名作战参谋,另外是组建一个有条件的侦察队随团出征。师首长当然同意了徐团长并不苛刻的请求。

徐富田团长陪同总参谋长傅全友(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对我侦察队战前检阅!。

所谓有条件是指侦察队的兵在全师三个团的特务连和师直侦察连中,抽调至少90名侦察兵精英,有参战经验的列为首选,其余的是受过魔鬼训练和敢死队培训的优秀侦察兵;要求更为苛刻,首先未婚,其次是参加过84年4.28老山收复战和侦察大队作战的核心骨干;立过高功和受到过高级指挥院校和军区侦察大队培训的优秀侦察兵学员为必要条件。就在一封紧急发出的调令中,38师各路侦察兵精英很快在112团集结完毕,这支规模为99人的侦察队在1987年11月下旬组建了!

徐富田陪团战区总指挥张太恒(时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看望侦察队全体队员,此图正在与侦察兵张权握手!。

临战训练,侦察队为能担负起艰巨的任务而风餐露宿,生存极限。侦察队随团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等列为第一梯队,从驻地南充飞机坝起程,在前锋火车站登上南去的专列。途经重庆、成都、攀枝花、西昌等兵站,进入昆明再转乘汽车到达砚山、岔路口,驻扎在炭房后,便开始了为期近四个月的临战训练。团部队步兵连训练内容主要是针对山岳、丛林以及亚热带雨淋的地域特点和气候环境展开针对性的军事训练。而我们侦察队的训练,由团长、侦察科长、侦察参谋来主持临战训练动员会。临战训练主要分析了当前的作战形式和要求,让我们明白我们侦察作战的对手是越南特工和精锐王牌部队。

此图是侦察兵执行任务出发前,演练侦察兵抵近射击,别看这姿势,必须在三秒之内完成从拔抢到开保险击中敌人的一连串动作,遭遇中谁快谁活命!左起为严支钢、姜丛勇、何标(二排长)代晓秋、谢东明。。

针对我们的具体情况拟定了具体内容:有侦察兵单兵作战;在进攻和防御中协同作战;要求每位都必须熟练掌握自己的手中武器,达到人枪合一的状态。比如说侦察兵运用射击,从发现目标到举枪、开保险、击中目标系列动作在3秒以内必须完成(上图)熟练掌握各种装备器材,如电子通讯、夜视仪、高倍望远镜等使用,掌握在夜间或白天各种地形、各种复杂情况下能从容应战的各种军事技术。早晚各5公里的全幅武装负重林间穿行,强行军和急行军是每天必须完成的科目,以培养并保持充沛的体力,强化侦察兵的坚韧、持久的承受力;重点培养顽强、勇敢、稳定、自信的心理素质。队长和亲自负责侦察兵的运用射击、识雷、埋雷排雷和防止引爆、化妆侦察、喊话,按方位角度进行找点等科目。

慰问我侦察队、司令部机关及部分一线代表人员 团,由时任部长高占祥,带领李谷一等十几位当红名星到前线慰问。上图里左,从下往上数第四个是向元兵。。

一排长黄林明重点担任捕俘手的训练、野外生存训练、水上射击、武装囚渡等科目。二排长何彪重点负责穿越丛林、军事地形学,班排之间的战术训练,协同作战能力;三排长董世勇主要负责侦察兵观察、测绘、照相、穿插、渗透、潜伏等科目训练。身为战地卫生员的我负责培训每位队员自救、互救和处理战伤中止血、包扎、固定、搬运等战地救护知识。

在1988年2月,根据战时需要,模拟实际,组织班排及单兵间高强度的实弹对抗演练,同时也演练了在雷伤、枪伤、摔伤、炮伤等情况景的应对。

敢死队合影:前左起:代晓秋、谢鸿宇、颜军、次尔、朱俊明、谢东明、廖建儒、苏振忠。中左起:马伍卡、贾益民、常仕银、严支刚、黄伟、姜涛、代晓波、龙卫红、罗忠。后左起:黄林明、阙兴利、余兵、周洪、邬清华、张权、王继军、姜丛勇、何正平、廖友安、谈利。

38师112团虽然是配属37师,但他是38师的代表队,并且独立接收东山主27军80师的全部阵地。防御面积大,战线长,地形特别复杂,敌我阵地犬牙交错。我们侦察队提前两个月就进驻战区,熟悉战争环境。在部队交接阶段,也是越南特工活动得最猖狂的时间节点,多以中小型战术行动对我防御阵地进行偷袭、伏击、破袭;特别是薄弱的炮兵阵地是越特工偷袭、绑架、暗杀等活动的重点目标。

侦察队长谈利右起第三名带领侦察班长左起何正平、谢东明,在67号侦察兵观测所 (准确度最高的侦察兵观测所) 看望右起李国岐、王俊碧、蒋大光。。

在这个阶段我侦察兵的常规作战是派出小分队分散到前沿炮阵地和特工可能出现的地段进行设伏阻击。而我们侦察队一改常态,上阵地的第二天首先就秘密渗透,派出有作战经验的廖友安、王继军等班长带领作战小组主动向敌防御抵近纵深,主动袭扰,创造和利用有利的战机进行突袭,尽可能给敌方制造恐慌和紧张。事实证明最好的防守是进攻。在整个交接阵地阶段,越特工在我炮连仅有的一次偷袭,当晚被我设伏的几位侦察队员击退,并丢下两具越特工尸体落慌而逃。

执行潜伏、阻击任务后,撤回后小憩的战友:前面龙卫红、挨后的是廖建儒、后三左起,余兵、次耳、代晓波、最后是罗忠。

在我侦察队的掩护下,所有的步兵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交接,从此就转入漫长的防御,对峙作战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侦察队根据团的战术需要,主要对敌的指挥机关、通信设施、炮阵地、库、桥梁、步兵阵地的地形、场地,以及兵源活动情况进行重点侦察,引导炮兵射击,为主力部队开辟通路。经常作为先遣兵实施战地分割,夺占、并坚守敌纵深内有重要价值的地形和目标。这支侦察队在两年的侦察作战中,获取了大量,准确,有价值的。战团的大部分是通过我们侦察兵的抵近侦察和潜伏观测而获得,这一任每年双11务通常是二和三排长分别带领一个小分队,携带各种侦察器材,如潜望镜、照相器材、电台,在孤立、危险的位置隐蔽,独立执行任务,通常情况下小组的两侧和前方都是敌人的重要阵地,进出沿途大多数是敌制高点、大炮、小炮、直瞄、曲瞄,并且各种重型机枪的火力可以直接控制之下的地段。任务时间短时几天,长可达一月左右,在时间较长补给十分困难,只能派有经验的后勤组,在掩护组的配合下秘密潜送给养,也经常碰到接应线路被敌封锁的情况,担任潜观任务的侦察兵必须生存能力和应敌突变的能力,才能完成任务。

胜仗后唐诚与战友们合影,前排左第一个是唐诚。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承担单独执行作战任务,象掀敌跳板,突袭偷袭。我们侦察队充当了步兵的稳压器,首长手中一张好使的王牌,敢打近战,敢打硬仗、敢打恶仗,有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这些任务的完成通常是由队长,亲临一线指挥,由一排长黄林明带领敢死队员执行具体任务,打垮了越军优势兵力的一次次绝望的疯狂冲击。在我们沉重而频繁的打击下,越军任何部队都谈虎变色,惊心胆颤,也彻底让特工部队失去了与我们较量一番一决高下的勇气。越南的第三军事强国梦彻底破灭,他们精锐步兵严重受挫,他们引以为骄傲的特工遭到重创,是我们完全掌握了战区的主动权。

当年这支英雄侦察队所在的战斗团,已是迈进国防现代化的!

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我军涌现出了许多感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故事。由于我所在的英雄侦察连和英雄侦察队的震撼故事太多太多,身为一个战地卫生员我亲眼目睹的就很多,我无法一一讲述,在这里我就把我印象最深,记忆最清晰的一个故事:我与战友唐诚的故事呈现给大家。

部队选派部分优秀侦察兵到湖北武当,和海灯法师的江油武馆学习功夫,此图是向武当嫡传张嘉林师傅学武功留影(穿便服的是张师傅,88年春晚上表演过功夫)从左至右是军人,刘毅、唐诚、刘芝东、杨建清。。

那是1988年6月14日15时37分,队长谈利接到三排长董世勇在1169高地前沿潜伏的密电,发现了越特工两个班的小组编队,交替掩护,缓缓向1169高地机动。队长谈利向团指挥部作战室报告后,立即召集排、班,在猫耳洞指挥所研究作战方案,最后决定:由一排长黄林明负责带领侦察队2班为突击组,突袭进入1169高地的敌人;二排长何彪带领侦察4班6名战士迂回至1169高地前沿地封锁、断后,孤立1169高地之敌;三排长董世勇负责接应、穿插。在次日7时,团长徐富田出发前跟每位队员一一握手,并作简短的动员讲话,给每人散一支香烟为我们壮行。

1986年,八一制片拍摄《神功在连队》唐诚表演汽车过身的功夫!

当何排长的队员先进入设伏区后,由唐诚率领的突击组队员也向1169高地靠近,接受突击组任务的2班长唐诚、副班长苏振忠,加上班里的机枪手张权、队员朱俊明、沙达木等8名队员组成。黄林明根据地形情况制定了突击队的战术、布置了任务以及到达的最佳战术位置。在离高地距敌约23米处,走在突击组前面的唐诚,由于赶时间,加上帮助队友携带了一些物品,在坡陡、路滑,加上负荷较重的情况下,造成身6体倾斜一脚踏翻一块乱石,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他应声倒下。随即就听到1169高地的敌人一阵枪响。

雷伤后的唐诚就这样的情况下还坚强的指挥战友们完成了、排雷、滚雷、引导等系列战术。

几秒钟后,正当准备爬起来时,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双腿已不再属于自己的,他明显感觉敌人就在二十几米前的高地。他立即吩咐突击队员不准靠近自己,迅速抢占自己的战术位置。这时苏振忠和机枪手张权抢占了最佳射击位置,由二人向高地上的敌人进行火力压制,转移敌注意力,减轻唐成方向的火力压力。其余战斗小组在黄排长的带领下,迅速对敌形成合围,展开有节奏的打击。当时我迅速向唐诚靠近,在离唐诚约8米左右,他对我喊道:不要过来!可能还有地雷

战友们在途中抬着后的唐诚,图背影黄林明,面孔中从外向内数,邬清华、沙达木、罗忠、次尔、代晓波。

他发现身边还有6颗72式地雷,这时敌火力向雷爆方向依然很猛,向他靠近的我看到他拖着炸断的脚,用大臂的支撑爬着,排着和抛扔地雷,他看我快要靠近他时,突然向西北方向连续翻滚,我原以为是他在躲避子弹,原来是为了保护我,自己滚出一条安全通道,他把我引向敌火力死角区。通道”到处洒着血迹,我沿着血迹翻滚靠近,看到他侧身趴在地上,他左脚没了,右脚掌炸穿,双脚血肉模糊,骨头、肌肉外露,鲜血不停地向外流,我心底抽凉,立即用一根止血带,在他的左脚皮肤完好处使劲地绑扎,用三角巾急救包将断肢处进行包扎,接着又迅速将他右脚进行包扎。我快速地为他处理伤口,就像痛在我的心里,两手时时打拌。没有想到他装着若无其事,反而安慰我说:不要紧,还好,没伤着眼,只伤了一双腿!”由于剧烈的疼痛,只听到他牙咬得咯咯作响。这时战斗小组已成功对1169高地的敌人进行清剿,越军除丢下5具尸体外,另2名特工向西南方悬崖跳下逃生。一排长带领一突击队断后,掩护我们撤退。队长带领一支小分队对进行搜索清理。

在抢运唐诚的途中,担架上的唐诚生命垂危,背着一只断腿的向元兵,前面是陈健利,后边是邬凊华。

搬运伤员在崎岖难行的山路上艰难行走着,实在是太费体力了,加上路程很长,况且附近的几个阵地至少还有一个加强连的越军,我们处于被包围状态。意识还清醒的唐诚叫我们放弃他,怕危及战友们的生命。背部被手榴弹炸伤的副班长苏振忠说:我们今天轮流扛也要把你扛回去我坚定地跟他说:血肯定止住了,命不但可以保住,而且这半截腿拿到医院接上就是了我又鼓励他:我可以保证今后你还可以登北京八达岭长城他欣慰地笑了一下,之后进入了休克状态。在后撤的途中,我坚持每半小时松一次止血带,以保障伤肢供血。战友们将他抬上担架,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唐诚还有左脚断肢没有捡回,我又和张开权班长返回去找炸掉的断肢,抱着或许可以愈合的幻想。就在离炸点3米多远的地方,找到那断肢,我赶紧用急救包把他包好,捆在自己的背上。

唐诚的的脚双腿,近照摄于家中。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奔袭,我们终于将唐诚送到最前沿的医院救护所,早已做好救护手术的王医生赵所长迅速地展开紧急手术。我抓住赵所长的手,恳求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唐诚的断肢接上”他看后说:幸好你第一时间处理很得当,我会全力保住他的右脚不截肢,左脚炸得连肉都没收全,根本找不到断肢的皮怎么接呀!”现在想起来,唐诚还算幸运,假肢安好后还可以走路,对生活有一定的影响,但还可以自理。由于唐诚多处负伤,又是训练尖子,突击组组长在半年多时间里两次荣立二等战功,两次给他申报一等功都被他坚定拒绝。他的理由只有一个,自己早了些,该他去完成的任务还很多,自己炸掉脚反而享起清福来了。

唐诚在建国67周年到来之际,他为了兑现当年卫生员抢救他时的承诺:你将来还可以爬上长城。

唐诚退伍后,从来没有居功自傲,从未把自己当成一个残废军人,以至于很多身边人都不知道他是截肢伤残军人。他也时常跟周围的同志讲:战争让我失去双腿,但我从未后悔过。他经常拿牺牲的战友比,比如老侦察连的熊泽太,由于自救互救时没扎紧动脉,流血过多而牺牲。他却保住了右脚未被截肢。幸福也是于比较,他是幸运的!2016年国庆,或许唐诚为了实现我当初对他的鼓励,他去了北京,在北京广场人民前和飘扬的下恭恭敬敬的敬一次军礼!还爬上了八达岭长城。

唐诚在建国69周年之际,他来到前,向和人民敬礼。

仅在侦察队中,受过枪伤、炸伤的人还很多,至今还有十几位战友身上残留许多弹片。还有一位战友杜刚与我同住一个猫耳洞,他脸、手、脚看似完好,但他的背部、腹部、烧伤、炸伤,跳弹伤,病伤集于一身,用体无完肤来形容一点不过分。侦察班长贾益明伤成闭合性气胸,肺部贯穿离心脏不到一厘米,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时,打开胸腔抽取积血达1800ml,幸好胸腔手术及时,才保住生命。值得特别一提的是我们的文书许建新,他长期与武器,烈性炸药TNT,被排除来的一筐筐地雷,爆破筒同处一洞。由于每天处于高危环境中,工作量特别大,积劳成疾,在后来的一个晚上,引发胃穿孔吐血不止,战友们用担架抬着他在漆黑的夜晚,摸着黑,冒着暴雨,踏着泥泞及时把他送往前线救护所,幸运的是当晚我们送救及时,才没导严重后果。后来,在他长时间的住院期间,他的艰巨工作不得不交给另一位战友程平。

战区模范阵地,坚守者左起,何正平、颜军、谢东明、李明通。

我所在的老连队侦察连,在1984年侦察作战中,有4名班长程绍岭、王绍成、吴忠明、熊泽太光荣牺牲,其中重伤致残的有李祖成、张广建、廖幸福、于恒军、李明强、张传明等战友。我耳闻目睹他们作战时的顽强,他们英勇杀敌的场面历历在目,他们的英雄事迹时时在我灵魂中震撼着!感慨着!敬仰着!同时那又是血肉融入灵魂的痛苦!是我钻心刺骨的记忆和伤痛。

战地卫生员救战友。

这些被誉为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用血肉之躯去构筑了南彊长城。和平年代的军人依然是国家的钢铁脊梁,要担当起太平盛世来的坚强后盾,军人的付出与牺牲,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立于世界之林的铜墙铁壁。一批人有一个时代担当的,在任何时期,军旅生活最有激情,最能炼人,最显英气,军人,永远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向元兵于达州。

2018年1月15日。

一排长黄林明、三排长董世勇、雷达技师毛光慧,一班长廖永安、副班长苏振忠,以及侦察队员陈健利、余兵、王俊碧等在麻粟坡烈士陵园悼念牺牲的战友。

亲爱的读者,读完向元兵写的《侦察兵的故事》你有何感想?我是连续看了几遍,尤其是看到当时我迅速向唐诚靠近,在离唐诚约8米左右,他对我喊道:不要过来!可能还有地雷”…他看我快要靠近他时,突然向西北方向连续翻滚,我原以为是他在躲避子弹,原来是为了保护我,自己滚出一条安全通道,他把我引向敌火力死角区。”这里时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流。各位想一想,当时的唐诚两只脚已经被地雷炸飞了,想的还是战友的安慰,还要用血肉之躯为战友滾出一条安全通道,这得是怎样的思想境界呀?这得有多大的毅力呀?可是唐诚做到了!他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还有我们的向元兵,在已经走了一段路了,突然想起唐诚的断肢没有捡回,又冒着枪林弹雨去找断肢,随时都有丢掉生命的危险,可他全然不顾,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战友情呢?他们的英雄事迹岂是用文字能表达的清楚的吗?这就是我们的军人!这就是军人的风采!银川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泰州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白癜风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