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br世上最忙的人是谁

2020-09-27 来源:

世上最忙的人是谁,那自然是皇上了,人家可是日理万机啊,要处理一整个国家的事情,能不忙吗?可是,东方朔却觉得,皇上的这些麻烦事情,都是他自己找出来的。可不是嘛,进入伏天之后,皇上突发奇想,要给自己的臣下们分肉,可是,分肉就分肉吧,这样的小事,也不用亲自主持吧。

东方朔斜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汉武帝,嗯,皇上,固然是个好皇上,只是,太不懂得圆融变通了啊。于是,他又把目光透过皇上的肩头,去看他背后站着的那位美女,这位宫女姐姐,真是与众不同啊,只见她,双肩若削成,细腰如约素,双眉斗画长,轻颦双黛螺,仰抚云鬓,俯弄芳菲,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喔,不,不,想多了,肌肤怎样,只是东方朔无聊时候的遐想而已,他连宫女姐姐的纤纤玉指都没有看见过,更别说肌肤是什么样子了。不过,看她淡淡衫儿薄薄罗,颜如玉,气如兰,还真有点“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意思啊。

东方朔觉得,皇上会体谅他的,一个人,在朝堂上无所事事地傻傻站了这么大半天,有些遐思,总是难免的吧,嗯,这位宫女姐姐,如果舞动起来,说不定,还真个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呢。

好了,打住吧,再想下去,宽厚的皇上说不定真的要砍自己脑袋了。还是看看那块肉吧,多好的一块肉啊,方方正正的、香喷喷的,如果不及时切开分了,要是招来了苍蝇,那就糟蹋了啊。东方朔下定了决心,绝不能让这块肉,毁在苍蝇嘴里,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东方朔,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皇上自然是不知道东方朔是什么想法的,他兀自还在那里说着三伏天分肉和大汉朝官员廉洁问题之间的关系,突然,他的话语顿住了,因为,他看见,有一个官员,从队列中站出来,拔出了随身的佩剑,一刀,就斩下了最肥实的那块肉,揣在自己袖子里了。

“东方朔!你在干什么?”汉武帝的气不打一处来,这位自称仙风道骨的东方先生,怎么老是做这些偷偷摸摸、鸡鸣狗盗的事情啊。

“启禀皇上,臣正是在为您分担忧愁啊。”

“你偷偷摸摸地割肉,还说是替朕分忧?”汉武帝怒道。

“皇上,其实我相信,其他大人们,也垂涎这块肉很久了,臣只是勇敢地替大家走出了分肉的第一步而已,臣挥剑割肉,这正是敢为天下先的壮举啊,怎么能说是偷偷摸摸呢?而且,我只是割了我这一份,并没有多割,您看,我是多么廉洁啊!不舍得自己吃,回家后,交给妻子们,这是何等仁爱啊。”

汉武帝哈哈大笑,道:“你啊,本来是想让你自己反省一下的,谁知,你却变成了自我吹嘘了。也罢,说得好,朕也有些饿了,众爱卿,分肉。”

“分肉”二字一出,东方朔看见,诸位大人绷紧的脸,一下子都放松了下来,他不觉好笑,到底谁更像饿鬼转世啊。

这时,汉武帝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东方朔啊,你刚才说,‘妻子们’,你家里到底有几个妻子啊。”

听到这话,东方朔做出烦愁的样子,道:“皇上,您有所不知啊,臣家里人口多啊,这妻子,就有一百来个。”

“这么多?”汉武帝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醋意,自己的三宫六院加起来,恐怕也没有这么多人啊。

“所以,皇上。”东方朔得寸进尺地说:“分这么点肉,根本就不够分啊。”

汉武帝无奈地大笑,道:“你啊,就你嘴贫,得了,得了,来人啊,赏赐给东方朔酒一石,肉百斤,让他拿回家中交给妻子吧。”

“谢皇上。”

皇上并没有看到,东方朔脸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可是,东方朔却看到了,皇帝身后那位宫女姐姐的脸上,露出了忍俊不禁,却又鄙夷的微笑。

有个性!东方朔记住了这张脸,记住了这个微笑。

(二)巧救乳母恋桃根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东方朔都在打探,那位美貌的佳人,究竟是谁,他终于打探清楚了,她的名字,叫桃根。

于是,他就想方设法地想要接近桃根,可是,桃根却总是对他十分冷淡。

这天,他看见桃根蹙眉站在桃树之下,呆呆地出神,便想到,这次机会来了,于是,他走到桃根身边,轻声道:“桃根,你怎么了?”

桃根吓了一跳,道:“东方大人,有礼了。”突然,她想起了什么,脸变得绯红,轻声说:“大人如何知道奴婢的贱名。”

“不,不,不,你的名字一点都不贱,桃树之所以能够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全靠底下的根了,所以,你很重要啊。”东方朔笑道。

桃根听罢,只得无奈地笑笑,不再说话。

“桃根,你好像不开心啊,为什么呢?”

“大人,我没有。”

东方朔把双手一合,等再次打开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朵桃花,他道:“桃花配美人,再好不过了。”

“大人,您都一把年纪了,为何,还是……”说到这里,桃根停住不说了。

“为何还是老不正经,是不是?”东方朔笑道:“只因为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桃根涨红了脸,自言自语道:“大人都一百个妻子了,还这样……”

“哈哈哈。”东方朔大笑,道:“这样吧,我带你去见见我这一百个妻子,你就明白了。”

桃根不知道东方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然不肯就范,扭头就要走。

东方朔突然一闪身,拦在她的面前,道:“我猜,你是为了皇上乳母的事情难受,是不是?”

东方朔此言一出,桃根大惊,道:“大人如何知道?”

“我打听到,平素,你与那乳母关系最好,所以,此次乳母犯了事,皇上要治罪于她,你便为此事心烦,我说的对也不对?”

桃根见东方朔对自己的事情如此关心,心下颇为感动,她是个聪明的姑娘,东方朔的心意,她又如何不知道呢?可是,一想起东方朔的一百个妻子,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东方朔试探道:“看来,我是猜对了?”

桃根微微点头,道:“乳母纵然有错,罪不至死,皇上此次,有些过于严苛了。”

“如果我能帮你救她,你,就跟我去见见我的一百个妻子,如何?”

桃根淡淡一笑,道:“等大人做到再说吧。”

朝堂之上,汉武帝看着跪在面前的乳母,心下自然是有些不舍的,但是,一想到要借此机会整顿朝纲,便不得不狠下心来。

东方朔知道,这是个好机会,当即对着乳母道:“你傻啊,你,你以为皇上还能记得你当年给他哺乳的时候吗?”

这话一出口,汉武帝立刻就想起了乳母对自己的种种好处,脸上不觉有些松动,东方朔知道有门儿,便趁热打铁,道:“再说了,你是皇上的近人,皇上自然要借着杀你来树立自己秉公执法的形象了。”

汉武帝心下不悦,他有一种被人窥探到心事的感觉。

“其实,皇上大可不必啊,秉公执法,是指不徇私舞弊,也不能故意重判啊,乳母按律当发配,那么,就发配好了,干吗一定要人家死呢?”

这话一出口,汉武帝茅塞顿开,当即下令,将乳母秉公判罚。

桃根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东方朔的智慧,再次打动了她的芳心,可是,一看到东方朔那嘻皮笑脸的样子,她就喜欢不起来了,都说东方大人是半仙之体,可是,看他这样子,哪里有半点神仙的样子啊。

东方朔却死皮赖脸地盯着桃根,道:“桃根,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可是已经完成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桃根有些不悦,可还是礼貌地回答道:“大人,为什么你非要奴婢去见你的妻子呢?”

东方朔笑道:“你去看了,自然就知道了啊。”

桃根冷笑一声道:“大人,你忘了吗?奴婢是宫女,奴婢怎能随随便便就离开宫禁呢?”

东方朔道:“咱们偷偷地走,偷偷地回来,不会有人知道的。”

“皇宫四周都是披甲的卫士,如何偷偷地走。”

东方朔神秘地一笑,带着桃根来到宫墙下,道:“咱们现在就出去。”

“现在?可是,这里没有门啊……”

桃根还没有说完,突然见东方朔用手搭着自己的肩头,于是,她顿时感到脚底生风,整个身子凌空跃起,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到了宫墙的外面。

双足落地后,桃根捂着怦怦乱跳的心口,心有余悸地说:“大人,拜托你以后要使法术之前先通知一声奴婢,好吗?”

东方朔笑道:“好啊,使用法术之前,我一定会通知你的,不过,要等我学会法术之后。”

这个东方大人,他又在说什么胡话,他明明就已经会了这样腾云驾雾的高深法术,还说自己不会法术?桃根无奈,只得跟着东方朔走。

来到了东方朔的府第,出人意料的是,府内极其安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东方朔的那一百个妻子呢?

东方朔牵着桃根的手,来到院子里,指着院子里那一百棵桃树说:“这,就是我的一百位妻子。”

“什么?”桃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半晌,她诧异地说:“你所说的妻子,就是这些桃树?”

“是啊。”

“可是,世人……”

“世人说我每年至少要娶一个妻子,然后没过两年,就把她们休了,是不是?”

“难道不是这样吗?”

“所以,我一定要你来看啊,有时候,三人成虎啊。”

桃根对东方朔的反感一下子消失了,她迟疑地问道:“那,大人为什么不澄清此事呢?”

“有什么好澄清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更何况……”东方朔微笑着说:“有的时候,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啊。”

“那,您就这样背负骂名?”

“这可不是什么骂名,顶多,说我是个好色之徒罢了。这有什么关系呢,酒色财气,这四样东西,谁能躲得开啊。又何必如此计较呢?”

“可是,大人,奴婢还是不明白,大人为何要带我来看这些桃树呢?”桃根问道。

东方朔微笑不语,淡淡说:“你当真不知道吗?”他指着桃林说:“这么多桃树,我一个人怎么打理得过来呢?桃根,帮我一起,打理这桃园,好吗?”

桃根脸微微一红,道:“大人,你忘了,奴婢是一个宫女。”

东方朔道:“会有办法的,桃根,就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你相信我。”

桃根自然相信,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看见东方朔在皇帝面前耍嘴皮子了,于是,她微笑着点点头。

东方朔欣喜若狂地把桃根拥入怀中,道:“桃根,世人以为这些桃树是我的妻子,但是,我会告诉他们,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妻子,我要名正言顺地娶你回来的,把你种在这里。喔,不,你已经种在我心里了。”

桃根的心,醉了。

自此,东方朔和桃根就就经常偷偷来往了,每次,他们都用那个小伎俩,从宫墙上来来往往。渐渐地,桃根终于知道了,原来,东方朔那飞墙而过的本领,真的不是法术,他只是将一根极细的丝线,缠绕在墙头,然后,迅速地攀越而上罢了。那细丝,据说是从西域得来的冰蚕丝,入水不濡、入火不燎,而且,色泽几近透明,所以,第一次使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看出来。

东方朔并不是什么半仙之体,她现在终于知道了,因为,神仙,是不会有七情六欲的,于是,她满心期待地等着东方朔想出妙计来,把自己名正言顺地娶回家,和那一百位妻子一起,种在院子里,种在东方朔的心里。

(三)殿前许诺盼桃根

然而,纸包不住火,东方朔和桃根正沉浸在爱情中之时,他们的秘密,被人发现了。那是汉武帝的一个亲信,是他宠爱的一个歌舞杂技艺人,叫郭舍人。

其实,那次,郭舍使得原定的煤炭热值远远达不到。”上述人士表示人也只不过是无意之中看了一眼宫墙边而已,便正好看见东方朔和桃根相拥着跃下墙来。他慌忙向汉武帝禀告了这件事情。

汉武帝将信将疑道:“我早就听说,东方朔是半仙之体,所以才录用了他,可是,他除了滑稽诙谐之外,并没有展示什么奇能啊。莫非……”

“皇上,您想知道东方朔是不是真有异能,这很容易啊,只需要如此这般,试探于他,自然可以知晓了。”于是,他便附耳在皇帝耳边,耳语了几句。汉武帝闻言大喜,当即下旨意,召见东方朔。

虽然东方朔极力地避免着麻烦,可是,麻烦总是自己找上门来,没办法,谁让他这么有才啊。这不,东方朔正在殿中行走,迎面走来了一位宦者,他笑道:“哟,这不是东方先生吗?人家可都说您狂啊。”

“狂?不会吧!”东方朔笑道:“像在下这样,只不过是避世于朝廷的隐士罢了。人家避世,在深山,可是在下避世,在金马门前,处处都可以避世,又何必深山之中,蒿庐之下啊。”

宦者微微一笑,道:“先生,好雅兴啊,只怕,您这回是闲不下来了,皇上召见您啊,好像是想学周穆王,见见西王母,先生您是半仙之体,所以,要您帮忙啊。”

真是闲不下来了,东方朔一听到此话,仿佛立马练成了分身术,怎么回事呢?因为他的脑袋,一个变做了两个大。得了,去吧,还愣住干什么,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东方朔淡淡一笑,跟着宦者走了。

汉武帝道:“东方朔,你自称有才,说是海内无双,可是,当年苏秦、张仪都位于卿相之位,泽及后世,可是,你当了几十年的官,还只不过是侍郎而已,你说,你这本事,是不是吹牛啊。”

共 154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个情字,让多少人无法释怀!东方朔这样的人也无法逃脱情字的牢笼,这篇小说围绕情字,塑造了一个与世人眼中不同的东方朔。历史中的他,是西汉辞赋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他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这篇小说借用了一些历史典故,展开丰富的想象,将他与桃根的恋情写得颇为曲折离奇。当他为了娶桃根而答应皇帝去找仙桃,梦游仙境,让小说情节达到另外一种高度,引人入胜。小说最后的结局是悲凉的,桃根远走他乡而死,东方朔直斥皇帝,终于醒悟。爱情的梦想破灭,一切便注定了是梦幻罢了。小说情节曲折,引人入胜,构思精巧,。【:故事中人】【江山部精品推荐 0】


奶粉过敏症状
克拉玛依男科医院
乌兰察布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