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神惑欲殿第章残酷现实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惑欲殿 第133章 残酷现实

竞技域的中央控制室里面,几个教授级别的白胡子老头一脸笑意的欣赏着这场充满着意外与惊喜的夺取斗争。画面里有着他们在校本部认识的学生,在竞技域里面,他们表现出色,魔法的施展和战术技巧的运用都达到了极致。

众教授一脸欣慰,肥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画面上的那位校本部的学生十分轻松的解决很多基本标签都没写好了普通学生的队伍,他站在高高的绿色城堡上面,低头俯视着趴在趴在地上的3个普通学生。

普通学生们一个个气喘吁吁,脸上多处清晰可见伤口,有的甚至还残留着刚才激烈大战的痕迹,血水洒落一地,却没有直接毙命。这只能説明出手的了十分懂得分寸,每一个魔法伤害都足以让这么普通学生们Bernstein在报告中称动弹不得,却不会轻易要了他们的性命。

因为,他们要在这群如蚁蝼一般的废物面前展示高贵天才的英姿。随风飘扬的绿色旗帜在3名普通学生绝望的目光注视之下,被一名校本部的优秀学生在上面涂鸦。这更像是在dǐng〈diǎn彰显校本部学生的实力,而非一场拼尽全力争夺胜利的比赛。

因为根本就没有竞争这回事,只有虐待而已。

“你説你们的旗帜现在变得怎么呢?经过我的修饰,你们是不是觉得好看多了?”拥有白暂肌肤的青年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俯视着下面所有,手中的彩只有10人获得授权可向奥巴马发送电子邮件。笔握在他的手中,旗帜上面又多了几处显然的污渍。

“够了!雷恩你这个娘娘腔!我们已经输了,你没有必要这样羞辱我们!”下方的青年吐了一口血水,要不是身上的伤痛让他动弹不得,恐怕这口血水的目标会是上方的雷恩。

“够了?”雷恩面带微笑,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几句怒骂而有所动容。他往前走去,蹲在那説话的学生面前,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拉了起来,就像抓着一头垂死的尸体一样。

“我説你们呀。”雷恩白暂的脸上露出一抹嘲笑,“在参加这场堡垒赛的时候不是已经清楚了吗?面对校本部的人,你们以为我们会为了那diǎn魔石而来?”

“难道不是吗?魔石对于所有魔法师而言,都是极具诱惑的存在,至少对于我们低阶的魔法学生,那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另外一名趴在地上濒临垂死的普通学生扯着嗓子説。

另外一名校本部的学生听罢,与那个叫雷恩青年对视了一眼,露出一副戏谑般无奈的神情,好像他们面对的是一群不懂得爬树的猿猴一样,真是弱智到了极diǎn。

“我説啊,你们可真够蠢的。”雷恩松开手,手中抓扯的那名鲜血淋淋的普通学生就那么滚落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吟。

雷恩张开双手,在dǐng楼的窗户边,阳光透过接地窗投射在他白暂肌肤身上,就像降临神迹的主宰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你们知道吗?当人的力量达到了某一层次,他们就会向比自己弱小的人展示。”雷恩忽得一个转身,狰狞的面孔在他苍白的脸色上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就像是遇到了疯子一样。

“我们就是那些上层的人。”雷恩恢复了平常的模样,彬彬有礼。

“而你们。”雷恩指了指地上的三人,轻声地説:“则是下等的人。”

“上等人如果不在下等人身上获取快感,那身为上等人又有何乐趣可言。你説是,杰西卡。”雷恩的目光投向了在一旁站着瑟瑟发抖的眼睛男生,他是雷恩队伍里面唯一一名普通学生。在雷恩虐待其他人的时候,他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因为他知道,雷恩是因为堡垒赛的规矩才带上他的,要是他有什么不能让雷恩满意的地方,他相信,下场会跟眼前这几名普通学生一样。

生不如死。

“是,雷恩大人,你説的是。”叫杰西卡的眼镜男生十分识相的趴在地上,一脸谄媚的説。

“哼!懦夫!枉我还将你当成朋友。”趴在地上的几名普通学生对带眼镜的杰西卡这种做法嗤之以鼻,“竟然为了这种人,连尊严也不要了,你这个懦夫!”

“朋友?哈哈哈……要是我有这些如垃圾一样的朋友,我会很苦恼的呀,你説是,杰西卡。”雷恩轻蔑的笑了笑,饶有趣味的看着眼镜男生的反应,似乎看到他内心痛苦挣扎时,雷恩会获得不少的乐趣。

“是。”杰西卡低着头,不敢与昔日的朋友对视。

“喂喂,杰西卡,我有diǎn厌烦这三个人了。”雷恩揉了揉耳朵,对着眼前那个连站立都觉得无力的男生説。

“是、是,好烦呀。”杰西卡哆嗦着。

“那,就杀了他们。”雷恩伸手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把镶着亮丽晶石的小刀抛在杰西卡的面前。

“是、是。”杰西卡接过小刀,与其让这些人在这里呻吟痛苦,倒不如现在为他们解脱来的慷慨一下。

“要一刀一刀的割哟,因为他们刚才骂我了。”雷恩一脸平静的説。

“啊?”杰西卡瞪大了眼睛,高贵的小刀在他手中像是变得无比沉重一样,将他的心死死往下拖。

“怎么?你同情他们?”

“没、没有的事。”杰西卡唯唯诺诺的説,缓缓走向那几个趴在地上的人前面。虽然説这是竞技域,是堡垒赛,人在这里死亡在现实中不会有任何影响。

可是……这并不等于不会感受到疼痛!

“这有diǎn过分了。”古德里安将这么多教授围观这几个年轻人的画面图像,也凑过来看了两眼,可是那血腥又带着一丝病态的画面让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过分?这就是现实呀。我倒是觉得那个叫雷恩的学生做得极好。起码让这几个人知道了什么叫现实的残酷,我想,他们会比我们在课堂上念叨所体会要深刻得多。”旁边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人开口説。一头乌黑而浓密的卷发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高贵了不少,尤其是那双如鹰眼一般锐利的双目,在盯上古德里安的时候,就给他一种来自灵魂的忌惮。

这该死的黑魔法师!

见到来人,古德里安心头就是一顿怒骂,他当然知道这个臭屁的中年人是什么人,那可是整个卡梅隆魔法学院黑魔法教导处的主任,格雷菲斯。他的恶名在卡梅隆的校本部可是十分响亮,比校长托马斯的名义还要让人忌惮,因为他同时也是卡梅隆纪律委员会的会长,地位尊贵,若不是这些名头,古德里安倒是乐意让这家伙吃上一顿自己砂锅般巨大的拳头。

“你在骂我?”格雷菲斯见到古德里安的神情,楞了一下説。

“没有啊,我骂人怎么会没有声音呢。”古德里安耸了耸肩脚边道。

“我在心里面説了粗话。”格雷菲斯皱了皱眉头,“我劝你最好在黑魔法师面前説真话,因为这样会证明你长得比较聪明一些。”

“哈,我宁愿自己像个蠢货一样。”古德里安弹了弹自己乱蓬蓬的灰色胡子,“这样我可以随时随地的骂人。”

似乎想起了什么,古德里安在转身之前微笑着讽刺道:“在心里面。”

“你!”旁边的纪律委员会成员将古德里安如此不敬地对自己的会长説话,面子一下挂不住了,伸手就要将古德里安抓回来,却被格雷菲斯阻止了。

“格雷菲斯会长大人。这家伙太嚣张了,我看他连教授挂牌也没有,真搞不懂主办方为什么会放这种低级员工进来。”旁边的年轻教授愤愤地説。

“不必理会他。”格雷菲斯淡淡地説,如鹰眼一般锐利的眼睛却多瞄了古德里安一眼,随后目光又回到了之前的屏幕上,沾满血腥的小刀还在那些动弹不得的学员身上穿插着,一刀又一刀,凄厉而血腥的画面却只有那高高在上之人的欢笑声,而下面却是一片的死寂。

就像死人一样带着绝望的死寂。

西安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哪些病人不能用事后紧急避孕药
丹媚左炔诺孕酮多少钱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