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神皇主宰第一百五十七章魔道胎之威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皇主宰 第一百五十七章 魔道胎之威

云魂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在他的眼中,他看到了无畏无惧,还有一往无前的决心,漆黑的双眸犹如星辰,浩瀚而无垠,深邃而可怕,

“这一战关系甚大,即便是我,都在能够看到真实产品的情况下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眼下也确实沒有更加合适的人选,就如你所愿吧,”

云魂的声音有些苍老,更多的是一丝无奈,

李天奇转身离开,因为他明白此战的意义,关两兄弟无论是搞购节乎着整个冥界,最主要他不想看到小月月伤心难过,看着她双目通红,李天奇就有一种揪心的痛,或许在他的意识里,早已经将童月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而夜残风,一生的朋友,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战,他不能失败,暗夜鬼王于自己有恩,他不愿卷入这家族纷乱之中,但是他沒有顾忌,这也算是间接还他一个人情,

对于此次战斗,李天奇也不敢有丝毫的托大,因为冥界虽然沒有人族与妖族高调,但是它的强大是毋庸置疑,每一脉的天才都足以引起各族的关注,乃是最为神秘的一脉,

所以他需要时间准备,而这三天时间,他需要來巩固自身的实力,以及自身功法的参悟,如今最让他无奈的神皇经如今只有前两卷,而天地间还有五卷,不知道散落何方,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世,至今为止,沒有人将神皇经修炼至巅峰,因为其中蕴含的奥妙非修炼其功法者不知,越是往后,更加的深奥晦涩,难如上青天,

“若是神皇战戟与黑龙在此,恐怕我的把握将更大,还有飞凰.....”

李天奇拳头逐渐紧握,想起了五年前在万骷鬼地的一幕,那一战,将自己逼上了绝境,不得不与飞凰它们分开,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回去.....”

李天奇眉毛轻挑,嘴角勾起了一抹轻笑的弧度,眼神之中更是充满着无比的坚定,

东荒北境,天幕山庄遗址,

如今的血池禁地被一层强大的光幕笼罩,在那里面,有着强大而又恐怖的波动传出,这里如今被列为了一处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因为里面的生灵若是脱困,将会对天玄大陆是一场恐怖的灾难,

所以修者行到此处都是远远的绕开,即便方圆千丈之内,都是能够感受到那股压迫的气息,

东荒七大仙门曾经也尝试过想要将此地的生灵收服,可是却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让得他们欣慰的是,这些生灵显然是被镇压在此处,无法脱困而出,这也倒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光幕之上的威力在逐渐的变弱,让他们心中又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若是不出意外,这封印至少能够保存五百年之久,”

这是天机道人推演出來的结果,顿时间许多人都是松了口气,五百年的时间,应该会出现一位大能,

而还有一方面让东荒的各派都是自危起來,近几年來,各派俊杰弟子外出历练,却是遭到了神秘者的击杀,各个门派都沒有幸免,

而经过他们的调查,最终也是有了一些眉目,有的死者身上仿佛被烈火炙烤,体无完肤,而且上面隐隐波动这一股强大的气息,即便是东荒七大仙门的掌舵者都是有着一丝心悸,

还有一些死者仿佛被什么凶手撕裂,可以说是死无全尸,

许多人此刻都想起了五年前的一幕,至于李天奇的离开,人们倒是已经淡忘,即便他不死,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恢复过來,那么重的伤势,换作一般人恐怕早已身死,而让他们在意的是当日从他身边逃走的一只鸟,还有一条实力恐怖的黑龙,还有一名黑暗古朴的战戟,

虽然当日许多强者都试图拦截,想要夺取,可是它们显然都具备撕裂虚空的能力,所以他们最终都是空手而返,

“一定是它们,它们是在报复.....”

许多人的心情都变的不再平静,甚至有的人的眼中再度出现了贪婪的目光,

最终东荒组成了一股不弱的实力,开始在东荒各境搜寻它们的踪迹,危险一步步的向着它们逼近,

而至于中州五大圣地的圣主如今都已经闭关,只为了让实力再次突破,对于他们而言,天地间一般的东西已经难以入他们法眼,唯独自身的实力才是资本,

而如今的五大圣地也是分崩离析,人族的三大圣地与妖族两大圣地也是划清了界限,但是年轻一辈的较量却是沒有丝毫的停滞,

三天时间转眼即逝,而黑暗之渊中的冥界,此时气愤却是非常的诡异而沉闷,

在一处被无尽死气围绕的山峰之上,一处极为宽阔的广场上面已经人山人海,各种奇形怪状的鬼物有序的分散在广场四周,

此刻在那正前方向,云魂看着广场之上的众多族人,心中有些感慨,他明白,如今的冥界表面上统一,可实际上却是分为了两系,云魂身为冥界之主,自然掌握大局,可是云魄也不甘示弱,暗中更是收买了许多人心,想要逼宫,

“哈哈哈......这让我怎么选?”  后来云魂,你果然沒让我失望,废话不多说,此番我方出战的三人便是韩天、疯魔、水柔三人,”

而此刻在云魄身后,三名少年也是缓缓走向前來,一股强大的气浪形成了一股无形的飓风向着周围扩散而去,

韩天长相非常的噗通,可以说放到人群中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他真的在普通不过,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让的李天奇体内的血液都是沸腾了起來,

而疯魔,人如其名,就好像一个疯子一般,一头犹如枯草般的头发凌乱散开,那粗犷、健壮的体魄,加上那上半身hl在外的肌肉,都显示出了疯魔的强悍,

至于水柔,身材修长,但是面容却是太过平淡,长发垂落,倒是显得有些邻家女孩的模样,

当这三人走出來的一刹那,周围都是爆发出了一阵阵惊呼声,因为这三人虽然并非英俊而倜傥,并非花容与月貌,但是他们却背负着太多的荣耀与光环,他们是冥界当之无愧的天才,

“疯魔,如疯子一般,出手凌厉,力大如山,挥手间便是能够斩落一头熔魄境的妖兽,实力堪称逆天,”

“韩天虽然相貌普通,但是这也是他的有点,因为这样的人,沒有人会去关注,而恰巧如此,所以才会令敌人大意,”

“难道冥界真的要易主吗,”

在客观上很容易出现借改革之名来追求本部门利益最大化的倾向。

无数人都在议论,在他们的眼中,这些可都是冥界青年之中的杰出人物,实力强横无敌,而还有一些人却是在感叹,冥界的辉煌是否还能够再次延续,

李天奇站在远处,不禁皱起了一丝眉头,这三人在冥界的地位,与在众人心中的地位,但是很高呢,

此刻夜残风与童月两人表情也是难看起來,对方三人的实力他们自然也是有所了解,而眼下他们这边却是只有两人能够出战,人数堪忧,

云魂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一步跨出:“此番我们这边出战的是夜残风、童月、李天奇,”

声音犹如奔雷一般,在整个山峰之上响起,

“夜残风、与童月我知道,实力也是非常强横,可是这李天奇是谁,为何从來沒有听说,”

许多人都是皱起了眉头,显然相比前面三人出场,这李天奇更加让人震撼,

而夜残风与童月也是一震,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李天奇,

李天奇看向两人,也是淡淡的笑了笑:“这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大礼,我可不想看到你整天像个大花猫一样,”

童月的双眼一红,脸上也是升起了一丝红晕:“谢谢天奇哥哥,”

此刻李天奇三人也是向前一步,顿时间两股无形的气场剧烈的碰撞了开來,双方显然都是想要在气势上压对方一筹,

“居然是个人族小子.....”云魄眉头一皱,沒有想到云魂居然出了这一招,这本是族内之事,外人不可插手,可是只怪自己大意,开始沒有言明,

当他看出李天奇的实力之事熔魄境巅峰的时候,嘴角再次勾起了一抹笑容,显然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很好,云魂,规矩我來讲明,每一场双方出战一人,而胜利的那一方可以继续留在战场上,选择继续战斗,也可以回去休息,最终的胜利者便是此番比斗的结果,”

云魄扫了扫云魂,淡淡的说道,

而云魂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沒有多说什么,

第一场云魄一方出战的乃是水柔,她迈着水蛇般的腰肢缓缓的走到广场中央,不是娇好的容颜之上绽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为了保证不出一点意外,云魂一方迎战的乃是童月,他们的希望是通过两人就能够将对方打败,这样李天奇就不需要上场,毕竟他昏睡了五年,如今的境界也才熔魄境巅峰,在境界上,就被对方所压制,

轰.....

大战爆发,童月与水柔战到了一起,一道道霞光在两人身边爆发而出,无形的威压向着周围散开,令得许多人都是各施手段來抵抗这股威压,

虚空之上,异象迭生,童月身后,仿佛无边黑洞,散发着吞噬宇宙一般的恐怖威能,

李天奇都是皱眉,这魔道胎他也曾听闻,修炼速度超乎寻常的快,短短几年不见,他的境界已经超越了自己,而且实力也是越发的强大,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从來沒有放弃过修炼,可是却很难突破,而别人每天即便不修炼,都能够超越自己,真是体质不同,所受到的待遇就不同,

咻...

在童月的周身,此刻一道道死气浮现,化为了一片漩涡,那恐怖而又慑人的威压,也是在此刻席卷而开,向着水柔笼罩而去,

长沙治白癜风医院
老年性阴道炎防治
贺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