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br记得梅圣俞在续金针诗略中曾说节能

2020-10-21 来源:

记得梅圣俞在《续金针诗略》中曾说:“诗有内外意,内意欲尽其理,外意欲尽其象。内外意含蓄,方如诗格。”梅先生以此番观点来作为评诗一个重要根据,我一直认为是非常透彻地;诗和词其实本一家——因为无论是从何种评论或欣赏角度来说,诗词的核心宗旨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言志”,而不同的地方不过是其表现形式罢了;那么以梅先生此番诗论来评细影此首词,也就不意外了!

如此根据梅先生的诗论,此阙《鹧鸪天》作为一首咏物词,“其象”就是指词中所咏的桃花,“外意”是指咏物而表达的对“象”的情感;“内意”是指词中以“桃花”为客体承载主体的某种情感,而“其理”便是指借咏物抒发“内意”之情了;如此一番细分,我认为对此阙《鹧鸪天》的“内外意”的把握也有了线索!

那么此阙词到底表达以及抒发的“内外意”究竟其何?我想还是先细读此阙词,从词中慢慢梳理。即为咏物词,那么状物是不可避免的,而词人显然也很是通达此理,开篇便以实物写起。同为状物,历来诗家也好、词家也罢,都喜欢从物之形、色、态写起,因为这样最直观、也最容易把握进而通过描写物之形色态表现其物的神情韵。就拿咏桃花的诗来说,如欧阳修:“深红浅紫看虽好,颜色不耐东风吹”、韩愈:“ 百叶双桃晚更红,窥窗映竹见珍珑”、 元稹:“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等多不胜举,词人也显然不CRT还能留么?想跳脱,历来笔调如此,也无可厚非;然不跳脱无关重要,重要的是要出新,要引人入胜,特别是对于小令来说,开篇和歇拍尤为重要,从词中来看,词人显示是做到了,劈头两句“应是绯云叠几丛,夭夭灼灼缀春容”便以比拟手法从花形花态写来,以“绯云”状喻花之形体,可谓清新出奇,这一丛一丛的绯红桃花如云朵般叠在一起,这个“叠”字用得好,非常洗练干净,没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却突出一番典雅之气,就如那从天而降的仙子;而下句“夭夭灼灼”便状其态,又兼一动字“缀”,更显得精神气质,可谓春容是花,花容是春;从花中感觉春容,又从春中感觉花容,虚虚实实,相宜得章,堪说容物一体,飘逸空灵;开篇两句真是写尽花韵春韵,闻之沁鼻,嚼之留香!值得一提的是,唐朝诗人吴融也有一首咏桃花名诗:“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何当结作千年实,将示人间造化工”,此诗和词人开篇的词句颇有同工之妙,想来词人也是饱读诗词之人,或许就是因此诗句偶得妙句哉!

词的第二句“依稀梦里寻新境,恍惚园中遇旧逢”对仗工稳,兼用暗典,这个典故就是“前度刘郎”之典。唐·刘禹锡《再游玄都观》诗:“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从此诗词中以“前度刘郎” 泛指去了又来的人,在怀人诗词中出现颇为频繁。虽然词人这里用典没有直接用到“前度刘郎”这个词,但是实际仍是这个典故,只是暗用,而通过这个典故,我们就可以发现词人是故地重来,相当于小说中点明了地点,而从前一句中写桃花又点明了时令,那么结合起来接下来要发生的情节也就不难猜测了。情节如何,我们下看,但是说到这里对这个典故的安排和作用,我却又不得不想象中“班门弄斧”细说一二。第一,从这个典故之意来看,显然是词人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节做出一些透露,我认为不外乎怀人写意了;第二,营造气氛,渲染意境。词的开篇是状物,那么接来一个与桃花有关的典故,就必有深意,那么深意其何?我想词人是为了营造一份怅然若失、迷离深幽的气氛来渲染意境,从句中“依稀”“恍惚”两词可见,词人要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感觉,整个意境也变得空灵起来,令人捉摸不透,那这意欲为何?这就是整个典故的第三个作用——承上启下,为抒情做铺垫。前面说到,这个典故与桃花有关并且是紧密相连,如此使词意连贯通透而不跳脱出去,因此上片的铺垫做足,下片的抒情便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值得提出的是,词人的这个典故和典故本身之事是有相同与不同之处,相同的是词人和刘禹锡都是以桃花为线索故地重游不遇;不同的是,刘禹锡诗中的桃花仅仅是线索,而词人词中的桃花既是线索也是“旧逢”的比拟,因桃花是旧时之花而想旧时之人,恍惚间词人以为桃花是故知,进而生出“旧逢”之感,此意细读下来很是明显,更觉顺理成章!

词的下片,便是紧接着上片的词意铺垫而来,委曲抒情!“眸染雾,指沾彤,青衫心事已成空”句很是直率地说出了词的完整情节!因为是故地重游不遇,难免生出惆怅与感慨,如今物是人非,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心事”,并且这个“心事”还是“空”的,为什么空,因为人未在,蓦然回首已是曾经,又能与谁诉说呢?说到这,我又倍觉这个“空”字用得妙,著一“空”字,首先使意境更变得空灵开阔起来,仿佛词人此时所有所见所感,都只是虚幻迷离地,但却偏偏又有质感;其次更是笼罩上片,遥相呼应了“依稀”“恍惚”之迷离怅然之感,这个“质”更是凝实了;并且这“空”字把一切都化为无形,兼之烘托出词人的心境,便是呼之欲出,有失落、有感慨、有惆怅、有迷离,难以言状!

词的歇拍句“东风有意传花语,却落残红烟雨中”是此词最富意味的一句,蕴藉至极!词句把对往事的感慨中又拉回现实,使抒情点重新结合到桃花上,进而做到情景交融!其实说抒情,我认为此句只是对上句抒情的一个补充,令这份所抒之情更加凝实,而不落虚假;就如这词人眼前的桃花,也有凋零,而凋零是实在的,以桃花凋落之事喻这份感伤落寞地情感,就显得清奇,清是说清新,奇是说奇特,这是富于意味的一点;其次便是此句表现上的巧妙性!人间总是不会有完美的东西的存在,特别是情之一物!“东风”有意做媒,这本是人间美事,但是一厢情愿的事终究无法完美,就如这赏花之人,旧时是一双,今时是独个,再美好的事物在眼前,也变得不那么美好了,反而倍觉孤寂惆怅,就如这“东风有意”,但是这又如何呢?人非物旧,越是有意,反而凋零的越快,就如这一树桃花,东风依旧好,可惜会吹落桃花一地!那么物尚如此,人又如何?这东风就好比天意,让“我们”以前在这相遇,然而这份相遇不过为分别做了嫁衣,“逢”者终究是个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且已是“旧”事,如这桃花,春去无痕,零落如尘!如此结局,就如纳兰容若词:“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知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越是刻骨铭心,越是惆然不已,如此而已!词句以物及人,及物达理,可谓蕴藉也!

词到这里,我认为对其意境的勾勒已经呼之欲出了,我认为就是空灵。空灵者,清空灵动,清空是说空静明净,灵动是指流动灵性;我们纵观全篇,不难发现词的背景定位在故地重游,而故地应该是在一个旧园之中。这个旧园中有什么,罗列下我们不难分辨,只有人、花、风、烟、雨,而这些景物静动有致,甚至有点微妙,动中可感静态,而静中又觉动作,这一微妙地结合给人的感觉不是那么明显的躁动,反而很空静;而再细细往下分析,全词物象除了桃花明丽鲜艳,其他的(包括人)却显得迷离朦胧,交织在一起就如一副画,轻重分明,浓淡有致,很明净也;而词人的炼字炼意,如词的开篇两句,桃花的典雅精神给人印象深刻,又如歇拍两句从桃花之象到人生之事,这种由客观到主观的情感感受,正是诗品中的流动之说,而恰恰这两点又给词添加了生气与灵性;那么再回头看前面的“应是”“依稀”“恍惚”等句,这画的画面感更给人飘逸朦胧之质感,这质感不是空旷无物,仿佛是其中有无穷的景、无穷的意闪烁其间,层层辉映,形成一种“透明的含蓄”。这种既不黏着事实,而又含蓄无尽的剔透玲珑的美,使意境独具魅力而分外赏心悦目的美,似实却虚,琢磨不透,真空灵也!

通过上面慢慢梳理,我想此阙词的“内外意”也算清晰明了了,仔细整合下,我便大胆猜测番:外意不过是词人通过咏桃花表达了对桃花的疼惜怜爱,而词人以此番桃花之情结合自身的故事,抒发了对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份感情的大胆猜测甚至失去后又无可奈何的惆怅和落寞,这便是其内意乎?!整体来说,内外意结合有致,情融于物,物达以情,读来引人入胜,扣人心弦!词的章法规矩,上景下情,层次清晰;落笔含蓄飘逸,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格调流动清奇,意境清新空灵;炼字炼意,洗练干净;格律工稳,声韵协和;总体说来,是咏物抒情的成熟之作

共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从梅圣俞“内外意”的观点对这首诗进行了细致的推敲。剖析透彻,不难看出作者在赏析时下的苦功夫。逐字逐句的分析,有自己的主张和看法,为我们呈上一部精彩通透的解释。当然,对此也有些看法,共同讨论:无论诗、词,无论抒情还是言志,要想把握住精髓,首先就得对作者和创造的背景有一定的了解。作者是诗的创作主体,诗词是他抒发心意最直接的载体,他的所思所想所感都会在诗中得到呈献。关于创作背景,我们常说,处于不一样的环境,就会有不一样的心情,不一除了让非洲朋友爱上台州的水产食品样的想法,所以,背景对诗词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当然,这只是个人看法,并不是赏析诗词的全部。再来看作者的这篇,从字词句上着手,衔接得当,自然流畅,语言所到住处,无一不围绕主题,是一篇很好的作品!推荐共赏!【:阿悟】【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50:02 美文!欣赏拜读了!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2楼文友: 17:51:22 嘻嘻,作者的文字功底相当扎实,学习了!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开利空调移机大概多少钱
小儿腹痛
先声药业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旅游网